分集剧情

中國式結婚第3-4集劇情介紹_劇情吧

0

中國式結婚第3-4集劇情介紹_劇情吧

劇情吧 時間:2015-06-03 11:03:56

中國式結婚第3集劇情介紹

羅嘉瞞着丁浩直接找丁醫楠談。羅嘉用甜言蜜語先將丁醫楠拋上天,感謝她為他們做的一切,然後提出丁醫楠是否不參加這頓晚宴。羅嘉將所有的難題拋給了丁醫楠。丁醫楠腦子一熱,決定兩肋插刀。丁醫楠將此決定告訴母親丁婆婆。丁婆婆同意,但是心裡難受。

周靜宜告訴丁醫楠,曹茹玲提出了太無理的要求,但是丁醫楠一定要參加這個晚宴。曹茹玲的要求必須收回。丁醫楠卻疑心周靜宜為什麼如此積極,她開始懷疑這背後的事情。

丁醫楠向丁婆婆抱怨,不讓自己參加的事,根本就是丁醫泉和周靜宜商量好的。他們錶面上支持自己,其實周靜宜來找自己就是想讓她主動說出不參加晚宴。

羅嘉告訴曹茹玲,丁醫楠自己提出不參加晚宴。曹茹玲不滿足,這和不讓她參加是不一樣的。羅嘉忍不住發火,讓她別鬧騰了。曹茹玲在羅嘉的強硬面前,軟下來。

丁醫楠越想越覺得自己委屈,終於跳到前臺,將周靜宜約出來。她直接和周靜宜衝突。丁醫楠發誓從此甩手不辦丁家的事兒,她始終是外邊的人。周靜宜的刻毒勁兒也發作出來,將丁醫楠的毛病數落了一遍。如果不是她在那裡瞎攪和,也不會現在這樣一團麻煩。兩個人都有崩潰的感覺。為了調解矛盾,丁醫泉又將周靜宜數落了一遍,周靜宜又哭了。所有的事情都那麼無趣,丁浩的婚即使結成了,也是如此無趣,現在整個家都變得無趣。丁醫泉意識到周靜宜的狀態是有問題的。

丁婆婆嚴肅地和丁醫泉談話,她認為他們的做法是不妥的。丁醫泉炸了,他覺得自己犯了天大的罪行,讓母親感到這樣的委屈。丁醫泉賭咒發誓,自己絕對沒有這樣的想法。他一直把丁醫楠當作自己的親妹妹。丁醫泉向丁醫楠表白,自己絕對沒有這個意思。丁醫楠點頭,提出自己一定要去參加這個晚宴。丁醫泉忽然覺得,自己好象潛意識里也是決定犧牲丁醫楠的,現在她非要參加不可,好象是挺麻煩的。丁醫楠指出丁醫泉的真實想法終於露出來了。丁醫楠告訴他,本來羅嘉找自己談的時候,她是答應自己提出不去的。現在不是的,她一定要參加。丁醫泉大吃一驚。丁醫楠找到羅嘉,告訴她,自己決定要參加晚宴。她不是跟曹茹玲賭氣,是對周靜宜他們賭氣。羅嘉傻了。

丁醫泉約丁浩,他要和兒子商量一下家裡的事情。現在的家事居然搞得他連個商量的人都沒有,周靜宜狀態明顯成問題,母親和妹妹對自己有意見。

就在丁醫泉要找丁浩談話的時候,羅嘉來找丁醫泉。羅嘉特別誠懇地向丁醫泉坦白了自己和丁醫楠的談話。她表白了自己的良苦用心:如果直接將曹茹玲的想法說出來,那麼對於丁家人來說就太過分了。她是想悄悄和丁醫楠達成協議,這樣兩頭瞞着,既滿足了曹茹玲又不傷了兩家人的和氣。這很使丁醫泉感嘆羅嘉的得體和懂事。於是,羅嘉道出此行的目的:不要讓她和丁醫楠的談話被丁浩知道。丁醫泉為難地答應。丁浩如約來見父親,不料丁醫泉因為先前已經和羅嘉有過協議,所以不能談準備好的內容。丁醫泉只得閑扯一氣。丁浩覺得父親最近也有些怪怪的。

丁醫楠的牛勁兒發作,她非要摻和到丁家的事兒里來:總不能不讓我來看我媽吧?她對於自己被看作外人這點深惡痛絕。於是丁醫楠跟着丁家人吃,跟着丁家人看電視。周靜宜只能偷偷哭。丁醫泉做不了人了。丁浩回來覺得家裡氣氛怪異。丁醫泉還要瞞着丁浩。丁醫泉終於要找丁浩談談。丁醫泉讓丁浩先去關懷一下自己的母親。然後丁浩才知道家裡的這許多天翻地覆的事情。丁浩判斷母親大約是真的更年期到了。丁醫泉承認,據他所知,周靜宜是更年期了。丁浩的世界崩了一角,因為他發現父母的世界原來也不是如此和諧親密,父親居然不是很清楚母親是否更年期了。丁浩詢問周靜宜更年期的事情。不料翻出的底卻是周靜宜和丁醫泉的關係。周靜宜抱怨丁醫泉不再關心她,作為一個女人,她已經完結了。丁浩對於父母關係的猜測得到證實。

滿以為沒事兒的丁浩,終於有資格在曹茹玲面前接受教育了。他甚至違心地告訴曹茹玲,他們也認為丁醫楠參加晚宴是不適宜的。他以為瞞過丁醫楠主動要求不出席這點,能夠顯得他們態度更積極些,“反省”的程度更深些。接受教育的成果是顯著的,那就是丁浩和羅嘉又可以開始搗持結婚的事兒。兩個人約好第二天再去登記。丁醫楠告訴丁浩,自己不是衝著他和羅嘉來的。丁浩才知道羅嘉找過她。 丁浩向羅嘉發難,他對於家裡事情的鬱悶感也一起向羅嘉發作。羅嘉身上掀起的浪比丁浩預想的大得多,羅嘉振振有辭,認為自己做得一點沒有錯。兩個人大衝突,盡情地發泄對於對方父母的憤怒。兩個人也第一次真正知道對方原來是如此看待彼此家人的,分歧有如此之深。丁浩、羅嘉的關係急轉直下。丁浩又去輓回和姑姑的誤會。這回輪到丁醫楠嚎啕了,她的委屈在丁浩面前發泄出來。

結婚的時候到了,可是丁浩和羅嘉兩個人誰也沒有動窩。事情鬧到這個地步了,好象也不適合再提出這麼荒誕的動議了。曹茹玲見羅嘉一直獃在家裡沒出門,問羅嘉怎麼回事。羅嘉也煩,又不知道該怎麼說,於是謊稱公司加班。羅嘉躲出去了。丁浩在醫院遇到恢復期的關燕。關燕讓丁浩給自己系鞋帶。丁浩照辦,不料關燕緊接着問的是毫不搭茬的問題:你小媽有多大。原來關燕以為豆豆是丁浩的後媽生的。丁浩為關燕描述了自己這一大家人的人物關係。丁浩和羅嘉各自回去工作,婚假取消,婚姻暫停。羅嘉打了個電話給丁浩,告訴他自己回公司上班了。丁浩表示自己也回醫院上班了。兩個人交流的頻道忽然斷了。兩個人都已經在實際行動上中斷了結婚。

中國式結婚第4集劇情介紹

丁浩帶周靜宜去醫院做檢查。周靜宜的更年期得到確證,丁浩為周靜宜開藥方。丁浩偶遇龔成。

丁浩和丁醫泉談母親的問題。丁醫泉也意識到了自己對妻子也許真的有些不夠關懷,有些情感已經成了習慣,失去了本意。丁醫泉向丁婆婆解釋了周靜宜的情況。於是,丁醫楠的誤會一下子有了物理性的解釋,問題變輕了。當丁醫泉要向周靜宜接近示好,卻發現兩個人的隔閡遠比自己想象的大。

羅嘉沒有去結婚的事實,在羅嘉家終於引爆。曹茹玲直覺就是丁醫楠的問題導致的。羅嘉也說不清到底是怎麼回事,但是這團亂麻似的關係理不清,這個婚就結不成。

丁醫楠和曹茹玲在街頭偶遇,兩個人心裡各懷鬼胎。丁醫楠為了不向曹茹玲示弱,而曹茹玲卻是怨憤在心。

丁醫楠得知丁浩和羅嘉沒有去結婚,心中內疚。她找到丁浩,讓他別為了自己鬧這份彆扭。結婚應該就是兩個人自己的事兒。她自己的婚姻就是這麼著完蛋的。丁浩忽然感到姑姑的好來。丁浩也內疚,為了自己她才受的這份委屈。丁醫楠需要尋找一個契機來接近周靜宜。這是一件挺尷尬的事兒。她也不敢過於主動,更年期的女人都有些十三點神經兮兮。丁醫楠邀請周靜宜參加瑜伽班,幫她度過更年期。 丁醫楠作為羅嘉和丁浩的介紹人,當然地要為羅嘉去奔走。她主動去找曹茹玲,表示自己的歉意。曹茹玲得意非凡。

羅嘉來找丁浩,本想商量到底如何處理兩個人的關係。但是帶着對家人的愛,丁浩和羅嘉的距離變得遠了。丁浩覺得自己每接近一步羅嘉的家,就是對自己家的背叛,特別是在他和羅嘉都知道彼此對對丁家人的厭煩之後。丁浩告訴羅嘉,他絕對不接受羅嘉對家人的態度。羅嘉表示委屈,她所有做的都是為了大家的體面。丁浩要的是羅嘉心裡真正的感覺,不是面上的。羅嘉覺得荒唐,誰對誰心裡沒個意見呢。曹茹玲擺出飯菜,有點慶功宴的意思,要犒勞一下羅嘉,因為丁醫楠低頭了。不料羅嘉拒絕,離開。羅嘉和家裡人的關係緊張了。羅耀輝勸曹茹玲,現在丁浩和羅嘉眼見着越來越遠,難不成是真讓他們分手。羅耀輝給曹茹玲講矛盾論。主要矛盾是兩家大人之間的,不是孩子之間的。曹茹玲被說動。丁婆婆為了緩和她和周靜宜彼此的關係,想去多照顧一些周靜宜。不料敏感中的周靜宜卻覺得怎麼都彆扭,一定是別有用心,於是生出了一連串誤會和緊張。周靜宜終於歇斯底裡地爆發。

丁醫泉試圖去瞭解周靜宜的想法,不料翻出周靜宜對自己的抱怨。丁醫泉開始正視雙方存在的問題,更年期是個需要夫妻兩人共同面對的階段。丁醫泉吐露了自己的困境,他所在的雜誌社讓他心力交瘁了。他快要綳不住事業順利家庭美滿的這根弦了。丁浩得知丁醫楠找過曹茹玲,大怒,和羅嘉陷入冷戰。羅嘉被錯怪。

丁醫楠當瑜伽教練的時間調整了,正好和接豆豆的點兒衝突。丁浩為了安撫丁醫楠,主動提出以後豆豆都由他來接。丁浩到了幼兒園,正碰到一個無理家長在鬧事,為了關燕沒有按照他的已經給孩子服藥的事兒。他要給孩子一天服三次抗生素,而關燕根據說明書只給了兩次。丁浩及時地以專業醫生的身份給關燕解了圍。丁浩接到傢具廠的電話,今天傢具要進新房了。丁浩趕到的時候,發現傢具的尺寸和顏色都和原先訂的完全不一樣。就在丁浩被傢具廠工人耍得團團亂轉的時候,羅嘉到了。羅嘉記得這個事情,而且知道丁浩肯定應付不了,所以她來了。丁浩又沒面子又感動。兩個人同仇敵愾,解決了傢具廠的問題。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,兩人的關係開始複蘇。丁浩為了緩和關係,讓羅嘉別回去了,住在這裡。羅嘉答應,給家裡打電話。曹茹玲沒有反對。

兩人剛黑下燈,忽然聽到水聲。原來洗臉臺下的管子漏了。然後羅嘉發現居然有一根水管的閥門是不受自己家控制的,需要將總閥關上。

丁浩黑燈瞎火地滿樓道找總閥。他敲開樓下鄰居的門,總算關上總閥。當丁浩和羅嘉終於消停下來,他們的門被敲響。剛纔的鄰居來找他們了,他們需要洗澡,請求打開閥門。丁浩和羅嘉為了這個裝修設計上的失誤,開始爭吵。因為監工的是丁醫楠,所以不可避免地兩個人將話題又引到家人頭上去,接着又引到兩個人自己身上去。矛盾激化。羅嘉半夜奪門而去。

半夜回了家,被曹茹玲撞見。曹茹玲氣得發抖,讓羅嘉再也別找丁浩了。因為這太無理了,大半夜的將未婚妻趕出門。他怎麼可以這麼對待羅嘉?!羅嘉欲解釋不是丁浩將自己趕出來的,他沒有也不敢這麼做。但是曹茹玲就是這麼理解的,丁浩既不負責任,也不體貼,更別提其他性格和工作上的毛病了。羅嘉不能再多說了。

首页

视频

{maccms:visits}